人间必胜客

性冷淡色情博主+相声演员








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

绑画@人间金拱门

不知名表情包博主跟风产粮



这图真的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滚了
我想去磕衍生了
快快快
快说说我的丑能和哪位组个cp

【巍澜】昆仑朝野史(5~9)

昆仑朝野史(5~9)

#沈丞相×赵皇帝
#双向暗恋
#前文戳头
#ooc




[5]关于双标

众所不周知,赵云澜在某些方面是个双标。但因为其明君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导致鲜少有人将这个词与之挂钩。
被蒙蔽的人里自然不包括祝红。
作为京城里曾大胆追求过赵云澜的大家闺秀,在一次与皇上的秘密谈话后,激情从唯粉变成了cp粉。

没人知道谈话内容,但祝红明眼人的身份是不容置疑的。
譬如前一阵子在官家小姐中广为流传的关于形容一个人对不同人表现的句子——每个人都是双标的,就像我和皇上面对面相对无言,和皇上与沈丞相飞鸽传书累死好几只鸽子一样——就是出自她口。

一度险些引领京城青春疼痛小说新潮流。


[6]关于流言

人言可畏这个词,不仅适用于蒙冤之人,连赵云澜都难逃一劫。
比如上个月那个晴朗的午后,阳光明媚,赵云澜约着沈巍到后花园赏赏花下下棋,临了该放人走的时候,特意嘱咐沈巍过几个月来看自己养的怀孕的小狗产崽。

后来也不知道哪个管不住嘴的把这话传出去了,传还传不明白,非要听漏几个字再加上自己主观臆断的弱智想象。
到后来直接就变成了“沈丞相怀孕啦”这等不实谣言,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让赵云澜都快忘了这是个什么背景下的世界。

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只觉气血上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此时此刻赵云澜被扫荡的大脑里勉勉强强凑出来这样一句话。

未婚先孕,成何体统。


[7]关于采访

京城记者团曾有幸采访过沈丞相。
在经历了差点把人围追堵截掉湖里后,他们终于把表面弱不禁风实则不想多花医疗费的沈巍逼至角落,并问:

“沈丞相请问您做了什么才会让皇上独宠您至今?”
沈巍答:“什么都没做。”
“那请问为什么您什么都没做皇上还对您信任有加?”
沈巍答:“因为我是沈巍。”


后来他们就再也没有采访过沈丞相了。


[8]关于初次见面

没有一见钟情,没有怦然心动,没有旖旎气氛,没有阳光正煦。
只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沈巍想翻墙出去,赵云澜想翻墙进来,俩人撞在一起,差点没撞出肢体上的火花。

按照话本里所说,一般这种情况下摔到地上,主角想的都是“啊!对面的姑娘有事吗?有没有摔痛!我要去救她!向她道歉!”或者“是谁撞到了我?好像是为英俊的公子,怎么办,他好像撞到了我的心上,好想见到他!”诸如此类不知所云的东西。

而赵云澜就不同了,他想的是:
靠,哪个小兔崽子不长眼撞老子身上了!艹我腰扭了,真他妈疼,你完蛋了别让老子逮到你!

并且固执的认为当年的沈巍也是这样想的。


[9]关于有灵性的大庆

赵云澜有一只猫,非常有灵性。

有灵性到他每次想和沈巍同床,它都要横插一脚,用那弧度优美,体态丰腴的身躯,横在两人中间,巍然不动,实则是太沉了提留不动。

甚至赵云澜和沈巍有一点逾矩动作时,如果它恰巧在场或者路过,那深邃的猫眼里必然会射出两道锐利的光来,灵性至极。

我滴妈
丑这个人设太适合写脆皮鸭了!!
我要控制住伸向衍生的手!!

【巍澜】昆仑朝野史[3]、[4]


#接(上),以后都是这种小短篇啦
#沈丞相×赵皇帝
#双向暗恋
#ooc



[3]关于京城小黄书查封

某年某月某日,某个恼人的批阅奏折的时间,传信的内侍心腹踏着匆忙凌乱的脚步,打破了这份平静。

“报!!!”
赵云澜抬了抬眼皮,兴致缺缺道:“怎么了?是楚恕之打瞌睡又把人从边境放进来偷鸡摸狗了还是郭长城修坝的时候又掉河里了?”
那人吞吞吐吐道:“呃……都不是。”
赵云澜挑眉:“哦?那怎么了?朕又被逼婚了?”

“是…是皇上您和沈丞相的春宫图在京城传开了啊!”内侍说完小心翼翼观察赵云澜脸色。
只见赵云澜神色如常,拿起茶杯挂了挂飘在上面的茶沫子,抿了一口,道:“小事,不必惊慌。”

那内侍又补充道:“可沈丞相现在正亲自排查可疑店铺,搜出来的都就地焚毁了……”
赵云澜猛地一放茶杯,茶杯里的茶水洒出来一点晕染在奏折的墨字上:“快带人去阻止他啊!朕还没有看到!快去啊愣着干吗?脑袋不想要了?”

怪不得今早上起来就闻到一股子糊味,还以为招来的新厨子把御膳房炸了呢,从暴君变回明君的赵云澜重新坐到龙椅上如是想。


这厢沈巍正在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人给点贴封条,侍卫们排成一排怀里抱着一摞封面露骨好似金瓶梅的东西,他们目不斜视,眼里都是为国报效般闪烁的信念,生怕一个眼斜脑袋就跟着斜了。

等那人领了皇上的口谕姗姗赶来,沈巍正待人回府,瞧着神色颇为气定神闲。那人行了礼后往沈巍身后瞅,看见成堆的书全都化为了一股青烟,顿时一阵肉痛。

凉了,皇上要杀头了。


但是吧,办法都是人想的,所以他就想了个蠢到无人能出其右的办法,自己作画。

据说赵云澜看到那画满火柴人交缠身体的画,气得掀翻了桌上的十全大补汤,罚了那内侍两年俸禄。

后来那人跟他朋友谈到自己这倒霉的经历,朋友老神在在一笑:“你傻吗?你如果说这是沈丞相画的,那皇上不就挂起来裱上了吗?”

小内侍深以为然。


[4]关于弹劾

话说那天沈巍先赵云澜一步火烧小黄书,赵云澜没阻止住,口谕是下到了,就是晚了那么一点半点。这往大了说就是抗旨不尊,是要被砍头的,虽然皇上本人并不在意。

但平日里瞧沈巍不顺眼嫌他挡了官途的人,此时就像围着大鸡蛋终于在上面找到条细缝的苍蝇,恨不得提前让他告老还乡。


“皇上!丞相大人这是摆明了不把您放在眼里啊!”他那是把朕放心里,你懂个锤子。

“皇上!您不觉得您对沈丞相太过纵容了吗?这哪是明君所为啊!”朕乐意,你也不能把朕怎么样,朕还就是昏君了。

“皇上!这种行为您应该杀鸡敬候,不然人人效仿,这还不被人看了笑话!”没事,你们要是敢这么做,风里雨里,天牢等你。

“双标昏君”赵云澜一边听着那些人打嘴炮,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时不时还往恭敬站着的沈巍那儿投去几眼。

沈巍没事人一样站着,不否认不回击。不否认是因为他确实抗旨了,不回击是因为和那些个人争辩打嘴炮太过于掉价。

赵云澜:“沈丞相,朕想听听你的想法。”
沈巍一拱手,道:“确是臣的做法有不妥之处。”
赵云澜:“那行吧,就罚沈丞相每天进宫帮朕喝完十全大补汤吧。”

众大臣虽都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就是没一个敢吱声的。





对不起!我高估自己写物理作业的能力了!
粽子还没写完!再鸽一星期!国庆双更!嘤嘤嘤

我发4我明天会更新的!
国王王子
昆仑朝野史
千年老粽子
都会更新的!!!

我杀我自己

他妈的,今晚上逛b站看到个贾玲×龙哥的剪辑

我他妈,我他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点了进去

他娘的,我竟然愉快地吃起了二花×春花的cp

我靠

太甜了

你们快给我去看啊!!!

叫家有河东狮!!!

🌚

作为一名光荣的实验学子,除了头发在不断长长外,老子还真没咋看出来和历城二的区别

虚假宣传的太他妈过了,管的一点也不松,开学第二周已经有打着手电熬夜写作业的现象了,妈蛋

至于老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上线,我他妈被饿醒了🙂

【巍澜】于是国王和王子就搞在了一起(上)


#来一个童话魔改串烧
#一定要睡前看哦
#剧毒ooc



很久很久以前,某一个国家的国王和王后膝下育有二子,正常的那个叫沈巍,不正常的那个叫沈面。

但其实这两个儿子都是许愿许来的。
王后想要个黑发如瀑,肌肤胜雪,唇若涂丹的女娃娃,她对着天空如是说。约摸是那天下雪,风又大,老天爷倾听的时候出了偏差,王后最后生出来两个男娃娃。
好在两个娃娃其他条件符合王后要求。
但是老国王总有一种被老天爷绿了的感觉。

不幸的是国王和王后先后都仙逝了,临终之前老国王颤巍巍地虚握住两兄弟的手,断断续续一句三喘道:“儿啊,你们想不想继承我的王位。”
沈巍:“不想。”
沈面:“不想。”

老国王嗓子眼里一句“王位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齐心协力治理好这个国家”硬生生给堵了回去,一口气没喘匀,就这么撒手人寰了。


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沈巍不想做国王是有原因的。
沈面小的时候非常熊,四处惹事,有一次惹到了一位道行高深的女巫,女巫就到两位王子的生日宴上诅咒说:“十五岁时你个小屁孩手指会被纺锤扎到,倒地不起,一命呜呼。”
女巫眼睛不太好使,加上两兄弟长得又太像,这诅咒阴差阳错就下到了沈巍头上。

女巫下咒的时候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倒不是因为被她强大的气场震慑的,而是被她迷人的视力和脑子唬住了。
女巫在众人“这他妈怕不是个傻逼吧”的目送中,骄傲地甩了甩一头大波浪,转身霸气十足地走了。
沈巍看着沈面憋笑到扭曲的脸,一巴掌拍向他的后背,对方没憋住,发出的“沧海一声笑”唤回了众人的神智,后来他就被罚了一个月禁闭。


老国王一想,这不能啊,他就这么一个正常的儿子,真要活不过十五岁,他怎么放心把国家交到沈面手上,那样举国上下还不得跟磕了药一样。
恰逢当时另一位女巫也在宾客宴中,这位女巫名叫祝红,她尝试了一次解咒,因诅咒过于恶毒没成功,就只能将必死的咒改成沉睡不起。
她对老国王道:“只有一位英俊的王子亲吻他,他才能醒。”

“你说的这个我都懂,但是……”老国王磨着下巴上的胡须,顿了一下像在组织语言,犹疑道,“我家这个是男娃啊……”
祝红被噎了一下,心下暗道不好,以前都是给小姑娘作法的,这次顺嘴没改过来。
她清咳一声解释道:“公主这几年不太景气,周围几个国家基本没有公主了,王子比较好找,你看,你们家不就有两个吗?”

沈巍闻言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沈面,沈面接收到目光,翻了个差点到天上去的白眼,小声逼逼:“谁瞎了眼要亲你,呕。”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瞎了眼”的人。

祝红走后,沈面想起来件事,他问沈巍:“哥,今天咱俩不就过得是十五岁生日吗?”
“还有,你今早不是被那玩意扎过吗?”
沈巍平静地看他一眼,道:“你不说我都忘了要晕。”
一秒过后,倒地不起。

沈面:“……哥你果然很叛逆。”


赵云澜是邻国的储君,他有个心结,这么多年了他活得都不像个王子。
楚恕之前天给他发来了请柬,邀他去参加他和郭长城的婚礼暨登基仪式,赵云澜抱着哇塞你个老不开窍的怎么还能在我前面找到对象的想法,围观了全程,被迫听了全程恋爱故事真人版,听到他想物理超度楚恕之。

简单概括就是,楚恕之因为某种诅咒变成了一匹狂野的来自北方的狼,这匹狼不同于一般都牲畜,他可以说话甚至可以站立行走。
总而言之skr狼人。
郭长城是个穷苦老百姓家的好孩子。周围都说楚恕之居住的地方是不祥之地,住着怪物,进去就难逃一死。
可善良可爱的郭长城自打误入那座城堡后就与楚恕之单方面打成一片,并用真爱之吻帮助他变回了人身。


赵云澜听完冷静理智地珉了口酒:“skr狠人。”
在心里物理超度一遍俩人后,赵云澜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短暂的人生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幻的遭遇。
比如说变青蛙啊,变怪物啊,变雕像啊,救个公主啊,打个恶龙啊,找个水晶鞋啊之类的。
后来他发现他见到的公主都屈指可数。


小时候去邻国玩,不小心跑丢了,他回去的路没找着到捡了一位长得贼俊的小男孩。
于是就从一个人饿肚子变成俩人一块饿肚子。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两人以为不是你先饿死就是我先的时候,转角遇到爱的糖果屋出现了。

赵云澜:“你信不信这里住的是个老巫婆。”
小男孩:“信。”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一段露水情缘,呸,是奇幻历险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所以当赵云澜听到邻国有王室成员被女巫下了诅咒,马不停蹄就去追寻他理想中的王子生活了。
老国王在后面颤巍巍地拄着拐,道:“我十代单传的儿啊,绝后了。”


他来邻国那天,因为事先通知了国王,来的时候城门大开,士兵列队欢迎,百姓夹道欢呼雀跃。
搞得赵云澜有种他要带兵解放全城受压迫剥削黎民百姓的时空错乱感。
甚至有种全城的人看他都是看儿婿的感觉。





翻存稿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篇,改了一下,加了点东西,下篇等我下周回来再填8。

【巍澜】昆仑朝野史


#一发短小的段子,当番外看8
#沈丞相×赵皇帝
#双向暗恋
#ooc





[1]关于侍寝

赵云澜有次批完奏折,批过点了,睡不着觉,处于身体想睡精神亢奋的阶段。他躺床上也没什么可干的,就想事。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年少无忧无虑时他和沈巍挤一被窝睡觉的事,再想就想到了他曾经将沈巍踢下床二百次的辉煌战绩。

赵皇帝猛地睁眼,从床上做起来,活像诈尸。
他对门外守着的太监道;“快给朕把沈丞相从被窝里挖出来宣他侍寝,不是,宣他进殿商议政务。”

小太监听到侍寝二字时浑身惊恐地一颤,大脑中都被这俩字刷屏,自然就没听到赵云澜“肺腑之言”后面的纠正。传旨的时候一步三颤,战战兢兢的走路姿势仿佛一夜回到净身房。
赵云澜觉得很奇怪,他又不会吃人,这么害怕干什么。

当晚沈巍头刚沾到枕头没一炷香,被窝都还没捂暖和,就被尖细的太监声音喊醒了。他睡得迷蒙中隐约听到宣他进殿侍寝,脑中顿时炸雷般清醒过来。
是赵云澜疯球了还是我想爬龙床的想法太执着了?沈巍如是想。

“皇上下的什么旨?”
“宣您……进宫侍寝……您要不,打扮一下?”
“……不了。”
“沈大人,戴朵花也行的。”
“我觉得你头上顶着把刀也挺好看的。”
小太监噤声了。

披星戴月前往寝宫的沈巍特地给自己穿上了棉袄和狐裘,时值盛夏,彻底阻断了恼人的蚊子。


与此同时赵云澜也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以前也不是没半夜把沈巍挖起来过,不过那都是商讨紧急的事,这次虽然也是打着正经事的旗号,实则实操是上床睡觉,他心里没底,有点发虚。
应该怎么说,是个大问题。
“朕今日身体甚乏,爱卿上床给朕捏捏肩膀?”
“朕很怀念儿时盖一床被子的时光?”
“朕还想再把爱卿踹下床一次?”
“爱卿咱们上床谈谈家国大事?”

就在赵云澜小声逼逼的时候,沈丞相到了。

赵云澜见到他先是欣喜后是差异。
“你这是要下锅煮了?”
“夜里凉。”
“哦,那你……”赵云澜转了转眼珠想着形容词,“那你这个笑话讲得还真挺冷的。”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阵,小太监早已偷偷为他们关牢了门。他在门外守着,直到天边泛白也没听到里面传来充满野性的嘶吼声。


赵云澜率先打破了沉默,并把酝酿已久的台词说了出来:“爱卿,朕睡不着,朕想和你上床睡觉。”
沈巍拢了拢已经围到下巴的领子,往后退了几步,道:“陛下三思,传出去不好。”
赵云澜一脸茫然:“有什么不好?这不很正常的事吗?”反正他对外称的是议事。
沈巍诧异:“您应该往女子身上想想,不要开臣的玩笑。”
“……我靠,沈巍你是不是睡傻了啊?”


隔天,文武百官就都知道了皇上翻了沈丞相的牌子,三更半夜宣了沈丞相进宫侍寝,彻底坐实了沈丞相六宫之主的谣言。
沈丞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了个外号,叫沈皇后。


[2]关于吃醋

赵云澜曾把巴结奉承沈巍,送礼时偷摸沈巍小手,想往沈巍房里头塞女主人的朝臣们列了一个死亡名单。

据传只要是上了皇上黑名单的朝臣,全部都在边境鸟不拉屎的军营里来了个大团聚。

听说吏部尚书林静就是因为早年时爱拍马屁的本性难改,一直被皇上记到了今天,动不动就罚俸禄是家常便饭。林静委屈,吏部尚书本来油水是挺好的,现在他快过得比九品芝麻官还要清贫。


由此,朝臣们得出来一个结论。
皇帝的女人碰不得,皇帝的男人更碰不得。